【设为首页】 【加入收藏】
 
网站首页 陵园简介 陵园新闻 陵园公告 墓型展示 风景展示 殡葬文化 联系我们
殡葬文化 / Announcement
联系方式 / Contact us

重庆龙望山陵园
陵园地址:重庆市巴南区龙凤村


园区电话:023-61034943 

值班手机023-61034943

陵园公告 / Announcement

请选墓的市民提前预约登记车牌号,入园时请佩戴口罩,出示渝康码,并自觉接受体温检测和消毒。疫情防控,人人有责,敬请理解、支持、遵照执行为谢。

 

 

1.随时免费专车上门接送参观考察。
2.为保障客户利益,凡自驾车客户前往我园选墓参观,必须提前电话预约园区办公室.仅限预约客户购墓可以享受优惠。
3.为了避免“丧事一条龙”和“风水先生”等的误导,
产生不必要的费用,请直接与公墓办公室预约选墓。
4.我园配有专业的风水师,方便客户选择墓位,择安葬日期,办理迁坟相关事项,主持下葬仪式等。
5.下葬当日我公墓将派车迎灵入葬 。
殡葬文化 首页 > 殡葬文化 >殡葬文化
烈士墓前洒下故土 方家人了却了一段62年的思念(图)
发表人:admin 发布时间2012-06-07 23:08:38

在方策墓碑上洒下家乡的黄土,家人觉得,这样方策就好像安眠在家乡。 本报记者 龚振岳 摄

   浙江在线06月01日讯 前天晚上刚下过暴雨,车开过泥泞的土路,不停颠簸。

  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花园村,振兴区烈士陵园的一座小山坡上,我们找到了方策烈士的墓碑。

  家乡的一抔黄土、一碗杨梅、一碟年糕和几样糕点,方家人带着这些东西远赴千里,昨天终于来到了方策墓前。

  洒上家乡的黄土

  奉上家里的杨梅

  振兴区烈士陵园占地3万平方米,一排排整齐的墓碑,属于780名烈士,其中抗美援朝烈士607名。

  在一个小山坡上,我们找到了方策烈士的墓碑。黑色大理石上镌着楷体的几个字“革命烈士方策之墓”。

  “终于找到了!家里的杨梅,你有多少年没吃了吧……我们给你带来了!”

  乌簇簇的杨梅、丈亭年糕、各色家乡糕点,摆在墓前,当然,还有一抔家乡的黄土。

  方连根妻子慢慢地把黄土一撮一撮洒在方策的墓碑上。他们说,这样方策就睡在了故乡的泥土里。

  “二伯,我们来看你了!”刚说完,方连根就哽咽了,原本准备好的稿子,再也念不下去。

  方连根的妻子说:“这次来得匆忙,什么都没带,下次我们自己开车再来看你!”

  郑焕根代表余姚市民政局和丈亭镇党委政府向方策烈士敬献花篮。

  记者代表本报,向方策烈士献上挽联。

  有的烈士墓没有名字

  有的只埋了一个皮带扣

  振兴区烈士陵园中能确定身份的烈士,浙江籍的还有5名。

  在陵园里,记者发现了好几个没有名字的墓碑,墓碑上只是简单地书写着:革命烈士之墓。

  当地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葬在这里的烈士,大多是在朝鲜战场负伤之后,送到丹东后方医院治疗无效牺牲的。

  “墓碑下面埋着的,有的是遗骨,有的也许就一个皮带扣。”工作人员说,很多烈士的身份,因为当年的历史原因,当时没法准确记录下来,就再也无从知晓了。

  在一个名叫“刘启尚”的烈士墓碑前,记者发现了一封信。信件用透明塑料文件夹包裹,上面压着块石头。文件夹表面满是泥灰,看来这封信已放了有些时间。

  信是刘启尚的弟弟刘启兴写的:

  你牺牲在抗美援朝的上甘岭战役1953年元月三日的战斗中,参加五次战役立过功。历任指导员、参谋等职,享年仅二十三岁。

  六十年了,你的亲人们都在想念你,都在想念你啊!

  我是你的五兄弟的老四……(我)现年八十岁,老兄(刘启尚)八十二了,我和兄弟姐妹来为你扫墓和悼念不知多少次了。现在我年(纪)大、身体欠佳,要人陪同来最后一次为你扫墓。请你原谅我老弟……

  离开方策的日子

  5月下旬,余姚市丈亭镇龙丰村一片静谧。

  方家屋门口,两只狗正打着瞌睡。一楼局促的西厢房里,老电视机正放着抗战剧。正上方墙壁贴着一张伟大领袖像。领袖注视下,四个老人麻将正酣。

  84岁的方书桥,缩在麻将桌和领袖像之间。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他脸上的老人斑不时颤动。

  记者问:“还记得二哥吗?”

  方书桥一愣,眼睛亮了起来,干枯的手突然动了一下:“他在部队!”

  记者再问:“你二哥还在吗?”

  方书桥浑浊的老眼沁出泪来,张了张口,自言自语道:“怕是不在了吧……”

  方书桥和二哥方策最后一次见面已是60多年前,当时方策接到命令,随部队奔赴朝鲜。1950年12月在战场负伤,没多久在辽宁丹东不治身亡,时任志愿军第20军59师175团教导员。

  老母亲被轿子抬回来时,泪水填满了脸上的沟壑

  上了年纪的人,到底有些糊涂了,方书桥一遍遍说起那个60多年前的午后——

  27岁的二哥方策在地里干活,接到战友的来信,叫他回部队参战。

  22岁的方书桥拉着方策的裤管不让他走。因为他知道,二哥要去的地方,是战场。

  方家三兄弟,方策是老二,方书桥最小,兄弟俩玩得最好。

  方策去了朝鲜战场之后,音讯全无。再次听到这个名字时,已是1952年。

  那一天,乡里的干部用轿子抬走了方策60多岁的老母亲。

  不久,老人又被送了回来。去时一脸惊惶,来时泪水填满了脸上的沟壑。

  从此,方家人心里有了块不敢触摸的禁区

  没多久,有人送来了方策的血衣和高大的战马。怕二老睹物思人,家人烧了血衣,杀了养不住的烈马,方策的照片也不知遗失在了哪里。

  自此,方策曾经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证据,对方家人来说,只有一张光荣牺牲证书,到现在,它已褪色残损。

  方家二老对儿子的思念,从激烈到默默承受。慢慢地,二老不再提起方策。只在过年过节祭祀先人的时候,为二儿子摆上一副碗筷。

  其他家人也很默契地不再提起方策,但方策的侄子方连兴知道,方家人的心里从此有了一块极柔软的禁区,他们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它,生怕触动了什么,立刻蔓生出无限的痛楚来。

  方连兴清楚地记得,爷爷奶奶过世时,眼里还带着深深的遗憾。

  62年,这块禁区,方家人已守了62年。

  家人曾到本溪、沈阳寻找烈士遗骸

  方连兴对二叔方策最后的印象,停留在1944年。方连兴两兄弟从小跟父母(方策的大哥大嫂)生活在南浔,他们的母亲去世的时候,父亲忙不过来,托当时也在湖州的方策,把年幼的方连兴兄弟送回丈亭老家。

  他不知道方策被安葬在哪里,想去找,也无从找起。只是每年过年政府慰问烈士家属时,方家总是第一个被慰问。

  偶尔,方家人会侥幸地想:也许方策负伤后留在哪户人家养伤,然后就留在了那里?

  这么想着,心里就好受些了。

  他们也想过要去寻找。方连兴曾出差到过辽宁本溪,那里离丹东只有1个半小时的车程,他试着去找二叔,可没有结果,去沈阳找,同样没有结果。

  “如果当时去趟丹东,也许就找到了!”他说。

  算命先生说,有个穿军装骑大马的人在保佑方家后人

  没有方策的62年,方家开枝散叶,整个家族现在有30多口人。

  方策的大哥方书林膝下有方连兴两兄弟,方策的小弟方书桥生下了方连根四兄妹。

  方连兴的哥哥考上了武汉的大学,后来从部队退伍,到了上海,分配到了中科院物理研究所。已经75岁的他,仍有好几家单位抢着聘用他。家里人都说,他文笔好、会念书这一点,像他二叔方策。

  方连根从农田里走了出去,到外面闯荡,现在杭州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

  方连兴说:连根去找过算命先生,先生说,连根现在的事业那么好,是因为有一个穿军装、骑大马的人在保佑他——这不正是二叔方策吗?

  目前方家最小的孩子两岁。方连兴说,假如二叔还在的话,可以做曾爷爷了。

  今年5月23日,通过本报的报道,方家人才得知二叔埋骨所在。

  昨天,方家人终于来到方策的墓前。可是,62年的思念,62年的沧桑,在一句“二伯,我们来看你了”之后,竟梗塞在喉,再也说不出来了。满头白发的几个人像孩子一样泣不成声……

  62年,方家人心里的那块禁区能在这一刻消逝吗?

  个体的意义

  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,看上去似乎皆大欢喜。但真的如此吗?

  5月27日,浙东龙丰村那段安静至无趣的午后时分,方策三弟方书桥的老泪,与60年前某一天,当方策的血衣和战马被送进村庄时,方家老母亲的老泪,穿越时空在我面前默默混合。

  这个普通的浙东农家的命运,就这样与一个国家、一个时代纠缠。而很多时候我们常常重视群体,却缺乏对个体对细节的追究和纪念。

  如今,我们试图以自己的微小之力提醒这个传统。

  这些天,因为“方策”这个沉默60余年的名字,我们一路追踪,最终追到了他的永驻之地丹东。我们想通过这个无法进入教科书的个体的最终归宿及背后故事,敲响体量巨大的历史叙述之鼓。

  因为,历史,更多时候正是由无数个像他这样鲜活、有血有肉的个体组成和谱写的;历史的交响组曲,正是由一个个充满光荣与梦想、思念与痛苦的微小音符构成的。

  我们必须关注个体,特别是宏大历史叙述中的个体。我们不仅要探究这些叙述中的集体动向,也要竭尽全力去知道组成这个集体的个体是谁,他们来自何方及最终归宿。南京大屠杀、汶川大地震如此,中国远征军、抗美援朝志愿军也是如此。

  有对宏大叙述的探讨和争辩,有对历史人物和领袖的清醒评价,更应有对个体生命和价值的敬畏和关注。这是一个成熟、理性的民族和时代应有的素养。

  更重要的是,如此做了,才能防止以集体之名对个体的忽略,而从个体机体上长出的花蕾将怒放于社会之林,并给予这片茂林更多的艳丽和养分。  

  本报连续报道,已为四位烈士找到了家

  5月22日,河北人张红琢先生联系本报记者,说他在丹东几个陵园里,发现了两位宁波籍抗美援朝烈士墓碑,希望能通过本报找到烈士的家属。

  本报记者通过当地政府,找到了方策烈士和熊仁良烈士的家属。

  5月23日开始,本报对方策烈士的事迹和为烈士寻亲的事进行了报道。

  余姚市民政局看到报道非常重视,特委托丈亭镇政府人武部部长郑焕根为代表,陪同方家人赴丹东祭扫方策墓。

  5月30日,记者陪同方策烈士家属六人,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,赶到丹东。

  昨天,方家人完成了62年的心愿。

  从5月23日到今天,本报连续发了为烈士找家人的特别报道《集结号——为抗美援朝烈士寻亲》,通过这组报道,为四名抗美援朝烈士找到了家人——除了方策,还有周明烈士、熊仁良烈士和金学基烈士。

  因张红琢先生家中临时有事,昨天未能赶到丹东,方家人没能见到张先生。他们已做好了锦旗,带了土特产,想要当面感谢张先生。

  “我们方家人一直都会记得你的好!有机会来我们家乡,一定要让我们尽一番心意!”昨天方家人在电话里向张先生表达了敬意。

  经过跟张红琢先生的沟通,他同意公布自己的联系方式。如果在抗美援朝战争中,您有亲人失去联系,可以跟张先生联系。

  座机:0315—2035879

  邮箱:13703257598@163.com

  同时,热心帮助烈士找人的志愿者王先生也表示,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继续寻找烈士家属。

 

 

 

友情链接 / Link
九龙坡龙台山陵园 九龙坡龙居山陵园 九龙坡仙女山公墓 九龙坡仙友山公墓 九龙坡金银山公墓 南岸南山灵安陵园 南岸南山龙园 南岸明月陵园 巴南宝山公墓 巴南东泉艮灵山公墓 巴南龙凤山陵园 巴南龙望山陵园 巴南燕尾山公墓 巴南金山公墓 江津福山陵园 沙坪坝金竹山公墓 江北寺坪陵园 江津凤凰山陵园 江津千福山陵园 南川佛灵寺陵园 北碚龙车寺塔陵园 北碚缙云生态陵园 重庆公墓总网 刻字门牌石 安庆家装网

重庆龙望山陵园  园区地址:重庆市巴南区龙凤村  电话:023-61034943